您的位置:首页 > 笑话频道 > 长篇笑话 > 笑话故事>正文

“坐花轿”笑话故事

时间:2016-06-28 16:38:52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谁也没说出口,却都用眼神传告:接亲的汽车快来了。
  院坝里,地灶上坐的一人高的大蒸笼,一格一格地揭完了,彩条布下笼罩的烟气、蒸气、雾气,渐渐淡下来,十张送亲席,散了九桌,围坐了十几个老汉的那一桌,还在黏缠酒。人们用眼神转告了,出院望小汽车的望小汽车,进屋看新媳妇的看新媳妇,收拾七碟子八碗的忙着收拾。
  村长大柱剔着牙到东墙前,见丽颖在看那辆摩托车,浪笑着说,到你出嫁时,就不是这了,迎着丽颖疑惑的眼神,又说,该是一辆桑塔纳了。兰萍扫视着,看到了丽颖的一脸娇羞。
  那辆崭新的天蓝色摩托,是婆家人昨夜赶着骑来的,沉静中分明不安宁,要随接亲的车当陪嫁被骑回去呢。该回去收拾自己了,兰萍不看也不乱想了,拧身子出了老二家院坝。
  村后山垴上,蓝灰的天底下,斑白的坐着雪。路上的雪融化了,却没融化净,被车轱辘碾得尽是稀泥。虽是隔壁,又贴墙根挑捡着合适处下的脚,进了自家院坝 ,毛皮鞋上还是沾了两脚泥污。娃他爸还在那边黏缠酒,儿子和媳妇也没过来,孙子涛涛还在那边耍。兰萍一时觉得孤独,心里又烦起来,狠劲在门外台阶上蹭鞋上的泥。进了屋,看安了长烟囱的铁炉子,炭还红红的燃着。取下封火的炉盖,咣哩咣当胡乱捅了一气,仿佛这样才能消除莫名的烦乱。脱了棉袄扔床上,开柜门扯出打算过年穿的羽绒衣,伸袖子穿上,对着柜门上的玻璃镜左照右照,觉烦乱轻了些。想起小时上学,从村小到镇上的初中,一直是扁担似的瘦身子,后来回了村,胸上那儿,酵面似发起来,见天赶早起来,得用白布缠,不然挺得老高,丑得羞死人。那会儿姐妹们,山村的姨姨婶婶奶奶们,谁不夸她模样儿俊,说她身条儿娇。那时住的窄狭,吃的紧张,没钱买穿的戴的,人却舒心,哪知啥叫烦乱呀!现在呢,住的,是一明两暗的宽敞瓦房,吃的喝的,更没弹嫌,一家三代人丁兴旺浑全,烦乱咋就像韭菜似的,割不尽斩不绝呢?莫非,真的像那老不死的杨老大说的,到了啥更年期了么?
  为了不烦乱,四时的穿戴该添就添,县城几十块钱的美发厅,她也敢进去,烫了一头菊花瓣,可只高兴一时时,烦乱就像缠人的蛇,又像影子似的甩不脱。大侄女出嫁,大喜事么,忙着还好,一闲下来,就按下葫芦浮起瓢。就像穿上这深香色羽绒衣,脸面不搽脂抹粉,又觉得不行了。兰萍不管那一盒盒一瓶瓶价钱多昂贵,又挖又扑,往厚里又搽又抹,把额头眉梢眼角的皱纹遮了又遮,好像烦乱就在那里面藏着,得统统撵出去。
  隔墙传来汽车的喇叭响,以为迎亲的车来了,隔窗子往大门外一望,却是装嫁妆的那种客货两用车。兰萍不慌不急,只管抚弄两只手掌,把脸上厚厚的脂粉往匀里搽抹。低头坐门后脱毛皮鞋,换那双平时舍不得穿的短腰羊皮靴呀,老不死的杨老大突然进屋,撂了句,又不是你出嫁,看把你忙的!取了啥出屋又说,车都要开了,你甭磨蹭了,放麻利点!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