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秘宇宙 > 奇闻怪事正文

河南辉县食人蚁独霸山头 啃食山羊咬死毒蛇

时间:2015-08-02 20:08:57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返回首页 字号:TT

 河南省新乡辉县市有一座神秘的蚂蚁山,山上有一种被当地人称为“食人蚁”的蚂蚁独霸此山,前来的羊群、毒蛇甚至人类都曾经遭受过它们的攻击,传说还曾经攻击过日本的一个小分队,记者亲临蚂蚁山体验并见证了它们的凶猛。

它们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亚马逊流域的“食人蚁”?它们为何只喜欢蚂蚁山?

“食人蚁”独霸最高峰

我们一早从辉县北寨乡租车出发时,阵雨忽来,这让我们的行程有点艰难,水雾迷蒙中,出租车在紧贴崖壁的山道上小心翼翼地上爬,崖下的深谷让人心惊。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将我们送到一个叫做南窑村的村庄,这个位于半山腰的优美村庄,离我们要去的蚂蚁山只有两三公里的路。

雨中的南窑村格外安静,20多户人家,散落在山崖畔,几乎家家关门闭户,好容易碰到人,听说我们要去蚂蚁山,都摇摇头,说那里山高路陡,不大好走,都不愿意带路。我们遇到从梯田归来的石法群,好说歹说,他总算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从石法群家屋后的山坡小道开始上山,过一层层的梯田,过一重重的密林,曲曲折折,我们爬了一个多小时。到山顶,贴着山崖石壁是一条碎石小道,小道下是数百米深的山谷。过小道,是一条苍翠欲滴的山谷,齐腰深的杂草,已经封住原来的小路,五六年没有来过的石法群,已找不到原来的上山路线,我们只好绕路,攀着石壁间突出的石头,翻过两座山头,三个小时后,终于到达蚂蚁山。

蚂蚁山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峰,海拔近1700米。站在蚂蚁山上,“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格外强烈,而周边层叠森然的绿色,格外迷人。这里的气温很低,冷风阵阵吹来,不知道红蚂蚁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我们也很奇怪:在我们前往蚂蚁山的山间小道上,不时可以看到个头硕大的黑蚂蚁,也见到了不少出来觅食的毒蛇,但在蚂蚁山上,黑蚂蚁和毒蛇的踪影难觅。

石法群说,蚂蚁山上的红蚂蚁攻击性很强,当地人将其叫做“食人蚁”,平时牛羊误入其领地,也会被咬得满山跑,山上的蛇、獾、老鼠、黑蚂蚁等更不敢靠近了。“它们是这里名副其实的霸主”。

红蚂蚁井然有序反击“入侵”

蚂蚁山的山脊是河南与山西的分界线。山顶最高峰和向阳一侧被松林覆盖,红蚂蚁生活的区域在山阴一侧,这里密生着羊胡草和低矮的榛子树,草与树下为松软的松针和棕红色土壤。

进入这片区域之前,石法群要我们系紧裤管,因为红蚂蚁灵敏度很高,只要人一触动草棵,它们就会刷地一下跑出来,向人发动攻击。

没走几步,石法群突然“哎呀”一声跳起来,原来他用手扒拉草棵时,触动了一个庞大的蚂蚁窝,十几只蚂蚁立刻爬上他的手背,发动攻击。

这个蚂蚁窝建在丛生的羊胡草棵中间,密密麻麻的蚁卵,有四五厘米厚,排列在草棵中间,如果不用手扒拉,很难发现。

我们的到来,显然惊动了蚂蚁群,它们已经意识到危险,开始了大规模的搬家。

它们显然有着严密的组织性,大多数蚂蚁有秩序地将黄豆粒大小的蚁卵搬到附近的一个岩石下,而另一些在搬迁的道路四周警戒,我们只要稍一靠近,它们就立刻立起四条前腿,用两条后腿支撑全身,张开两个大钳,作势咬人。

这些蚂蚁大约有1厘米长,头和四肢呈棕红色,而腹部呈黑色,并且有黑色的条纹。它们行动迅速,不到5分钟,上千颗蚂蚁卵被搬迁一空。

毒蛇遭遇红蚂蚁也是死路一条

石法群说,这些蚂蚁不但行动迅速,而且攻击力也很强,曾经吃掉过村民司双保的山羊。

据司双保描述,一天,他在蚂蚁山放羊时,发现丢失了一只山羊,左寻右找,终于发现了羊的骸骨。他以为是豹子吃掉了山羊,但仔细一想,豹子一般只喜欢喝羊的血,即使吃肉也不会吃得这么干净。

为了弄清真相,他回家捉了一只鸡,放在羊的骸骨旁,没过多久,爬出成千上万的蚂蚁攻击鸡。几个小时后,鸡被蚂蚁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这证实了他的山羊是被蚂蚁吃掉的。

更为传奇的是,这些红蚂蚁还曾经救过司双保的父亲司立森的命。

一天,司立森在蚂蚁山的草丛中采药时,突然遇到了一条1米多长的毒蛇,毒蛇正准备向他发动攻击时突然转过身子,痛苦地挣扎起来,他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原来毒蛇身上爬满了蚂蚁,正在死命地撕咬。

虽然毒蛇的毒液毒死了不少蚂蚁,但一个多小时之后,毒蛇变成了一副骸骨。司立森因此躲过一劫。

红蚂蚁“放毒”报复入侵者

我们在几米外的一段干枯的树干里,发现了另一窝规模更大的蚂蚁群,这窝蚂蚁形体更为庞大,蚂蚁卵也比刚才看到的大了许多,它们用浮土和草屑将裸露的洞口堵起来,只留下进出的通道。

它们显然更具攻击力。摄影记者为了拍摄蚂蚁卵,蹲在蚂蚁巢穴旁将镜头靠近巢穴,只几秒钟时间,二三十只蚂蚁就顺着运动鞋爬上他的腿肚,而其他数十只蚂蚁也源源不断地爬来。由于穿的是短裤,摄影记者毫无防护措施,二三十只蚂蚁的攻击让他疼痛得立刻蹦跳起来,拍打了半天,才将它们一个个清除掉,他的腿上,立刻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点。他清除完腿上的蚂蚁后,才发现还有十几只蚂蚁在胳膊上叮咬,原来它们是顺着相机爬上来的。

记者捉取几只蚂蚁做样本时,手刚接触到蚂蚁巢穴,就立刻有几只蚂蚁爬上来叮咬,那种感觉像针尖扎入皮肤一样尖疼,并有很痒的感觉。

受到攻击之后,我们退出10多米远,成群结队的红蚂蚁还不依不饶,寻着气味向我们奔来,一副不把我们赶出蚂蚁山誓不罢休的阵势。

伴随着蚂蚁攻击的是刺鼻的浓烈酸味,闻起来让人头晕不止,无法进一步靠近,即使后退十多步,这种气味还能闻到,这大概是它们自卫和狩猎的秘密武器,相信个体较小的动物,会被这种气味熏晕,成为它们的美餐。

这里的蚂蚁是否只对肉类感兴趣,我们做了一个实验,把自己所带的饼干和面包扔给它们,发现它们根本不感兴趣,但我们把捉到的昆虫扔给它们的时候,它们立刻围拢过来进行撕咬。

虽然当地人并没有听说红蚂蚁吃人的事件,但记者通过自己的遭遇相信,如果它们的数量足够多,在攻击人类的时候,也很少有人会逃过它们的攻击。

“食人蚁”来自亚马逊?

请选择您浏览此文章时的心情

猜你想要的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