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频道 > 小说 > 百味人生>正文

母亲与一条大河一条古老而又神圣的河流,汹涌澎湃…

时间:2017-07-16 10:57:33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母亲与一条大河一条古老而又神圣的河流,汹涌澎湃……
(1)
画布。
一幅像半个墙壁大的画布。
伴着一个个日出日落,画布渐渐地显现出一条古老而又神圣的河流,汹涌澎湃……
不平坦的河岸上。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弯弓一样的脊背,有着巨大暴发力的臂膀;低垂着却又高扬起面孔的头颅,仿佛闷声闷气地发出:
“咳哟-----”
“嗨唷-----”
一声声无可奈何的呻吟与抗争。
一双双赤脚,在烈日的影子里刻下生命和生活的记忆,叠印出几代人的命运。抬头凝视:黄河远上白云间;低首凭听:一泻千里的怒吼的惊涛险浪。
绷得紧紧的纤绳,像一根根粗重的琴弦,弹奏出水上生活的艰辛,弹奏出黄河水手们的苦乐人生。仿佛还能听见一声声伴着波涛怒吼的黄河号子,唱出了中华民族母亲河奔流到海的坚韧,唱出了西北人踏平坎坷的豪兴。
紫铜色的肌肤,汗水浸不湿,雨水打不透……他们向着遥远的地平线一步一步艰难地跋涉。
天边的云涛喷薄出无数条五光十色的彩带,迎接着每天都带给人间新奇的早晨,欢呼从沉沉黑夜里缓缓钻出河面的旭日。整个大自然都在无比激动地庆贺死而复生的光明。
画家后退了几步,十指在额前朝上交叉着,长时间地凝视这半壁墙般的大幅油画。他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的兴奋,目光里有一种显而易见的得意。
(2)
他是一位才华出众的油画大师,一个性情不甚随和却颇有学养的艺术家。
还在他不太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带他离开了祖国,在伦敦定居下来。他六岁半那年,父亲的一位英国朋友,不知从哪一点发现了他的绘画天赋,把他推荐给当时在伦敦乃至在全英国也是赫赫有名的素描大师。大师第一次见他那天,他自己正在作画,便顺手递给小家伙一枝画笔,问他:“喜欢颜色吗?”他平淡地回答:“喜欢水的颜色。”画家说:“那你随便画点什么吧。”小家伙问:“画什么都行吗?”画家看小家伙一眼:“画什么都行。”小家伙接过画家递过来的白纸,放在画案上,他够不着画案,就爬到一张椅子上,蹲着,端详一会儿画纸,随着画了一个很大的圆圈。圈画得很圆,线条粗细基本一致,笔触显出一种力量感。画家看看小家伙的眼神,又看看他画的那个圈,很满意地收下了小家伙。
从此,他便跟这位留着大胡子的英国先生学画,命运给了他闯进那崇高的艺术殿堂一试身手的机遇。十三岁以后,他专攻油画,老师除了教授一些构图、透视、光线、着色等基本绘画技巧以外,更多地是让他自己去临摹意大利画家拉斐尔和法国画家米勒的作品。拉斐尔的《圣母与金翅雀》,米勒的《晚钟》,是他最喜欢临摹的两幅画,已经不记得临摹过多少幅了。
  多年如一日,每当要临摹《圣母与金翅雀》时,他总要很认真地洗一遍手,然后站在画架前久久地观看原画,仿佛要让自己的身心都走进绘画中去。那美丽善良的圣母坐在生出青苔的石头上,圣婴天真可爱地坐在圣母面前,夹在母亲的双膝之间。圣母的左手放在左膝上,手里拿着一册翻开的书,但她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书页上,而是全神贯注地目视年纪尚小的圣约翰。圣母的眼睛里像似有一片温柔纯静的湖水。圣约翰喜气扬扬地捧着一只可能是刚刚扑捉到的金翅雀跑进画面,那只活泼动人的金翅雀给人以生机与活力。圣母用右手轻轻地把小约翰拉到圣婴的跟前,圣婴也慢条斯理地转过脸去看着约翰,一只脚仍然踏着妈妈的脚面,同时伸出手去好奇地抚摸那只金翅雀。这些细腻地细部描绘,使整体画面显得严谨而又协调。他总是一次次被拉斐尔这幅表现母性温柔的图画所感动,他总是在这时想起他不曾见过面的母亲。妈妈真是可怜啊,连一幅画像、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来。他常常望着这幅画的背景,那草原,那河流,那桥梁,那尖塔和山峰而默默地流泪。
  当他临摹过几十幅《晚钟》和《圣母与金翅雀》以后,他的心同那祈祷的农民夫妇,同圣母和画家产生了由衷的情感共鸣,在内心深处真正崇拜着十六世纪的意大利画家拉斐尔和十九世纪法国画家米勒。他感到米勒的画面凸显着深刻的宗教意义;而拉斐尔却对大自然与人性有着不同凡响的敏感,他懂得描绘人的心灵。他请老师找来所有能找到的拉斐尔和米勒的绘画与资料。他几乎是捧着这些前辈的财富去吃饭去睡觉的。
  二十六岁那年,他在导师的指导下创作了一幅油画《故乡》。那是按照父亲向他描绘的故乡的情景,又参考了中国大陆寄来的一些画报图片等资料,画的一幅中国西部农村田园风景画。它的构图既精细又粗犷,粗中有细,细而狂放。画面处理得凝重沉静,且自然变化多致。尤其透视的处理极其高明,那道路、树木、水渠、农舍及画面上的所有景物都严格按照透视焦点勾画,使画面产生了强烈地深度感。观画人仿佛可以走进画面,踏上画中散落着牛粪的乡间土路,跟随画家走向田野的深处。这幅画虽然细心的行家可能观察到拉斐尔或米勒的某些追求及技法,可是由于他突出了自己有力的笔触,又加进了具有鲜明个性的色调,特别是他把梦中对故乡的一往情深也涂进了颜色,使这幅画的一草一木都张扬着生命气息,给读者的感觉,好像每一笔都饱含着画家对故乡的缅怀和眷恋。
  《故乡》在伦敦展出后,立刻轰动了英国的绘画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连那些一向对中国画家抱有成见、最爱挑剔的英国评论家及那些对东方油画艺术总是另眼看待、且最能鸡蛋里挑骨头的美学权威们,也无不被《故乡》娴熟的技巧,高度的和谐,以及独特的构图与色彩所征服。有权威人士在《泰晤士报》上几乎用尽英文中所有的形容词来推荐《故乡》,并称画家为“二十世纪的米勒”。他的家,当时住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附近,许多名流纷纷登门拜访,并以看一眼这位东方油画大师的尊容为幸。一些收藏家、画贩子都成了他家的不速之客,有人甚至愿意出巨金购一张他作画的草稿。自此,一位自幼侨居英国却始终保留中国籍的油画家、年轻的艺术大师马念祖(中文名)-----詹姆斯(英文名)便家喻户晓了。
  可是,马念祖的成功,名誉、声望,并没有给年逾古稀的父亲带来几分快乐和安慰。老人家仔细看过儿子画的那幅被画界捧为“米勒再世”的《故乡》,他承认儿子杰出的天才和艺术造诣,但他的批评却颠覆了所有内行人的赞扬。

 1/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