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频道 > 故事 > 人鬼故事>正文

燃尽的火把

时间:2015-04-26 16:53:01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在我们村子里统共没多少人,成年人急着出去闯荡,老年人则迈不开腿脚,小孩子再疯,到了天黑总要回家。
  
  所以,现在,这个村子里几乎都是老弱病残,而我是“残”中一员。
  
  前不久因为车祸,我断了一条腿。迫不得已回到家来修养。
  
  因为我的父母实在不放心我孤身一人。
  
  当然啦,在乡下自然没有灯火灿烂的夜市也没有拥挤的街道。
  
  每每到了傍晚,每个人都要赶着回家去了,好像身后还跟了条大狼似的。
  
  我们家背后就是一座山,小时候我还经常跑上面跟小伙伴们疯玩,直到天黑才下山。
  
  但是,似乎,现在被封了呢。
  
  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是和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有关。
  
  说她每天晚上都举着火把在街上晃荡,碰到路人就阴恻恻的地打招呼。
  
  有人说她的脚下没有影子,有人说她举得是鬼火,还有人说她笑起来就是一嘴的鲜血。总之就是各种恐怖,各种离奇。
  
  没有人会把这件事抬上明面来讲,但是这个传闻就像是春天的野草一样疯长。到后来连我这个不常出门的人都听到了。
  
  可是村子就这么大,哪来的孤魂野鬼呢。
  
  我听到有人说是村头李拐杖的女儿,李拐杖原本是个跛子,专门做拐杖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了,两条腿都断了。
  
  李拐杖的女儿叫秀芳,人长得漂亮成绩也好。在小学的时候,很多男生都喜欢她。
  
  我又问了一些事情,才明白,原来就在三个月前,李拐杖上山不知怎么的就被什么东西咬了,两条腿都鲜血淋漓的,等人发现的时候都已经凉的透透的了。而秀芳也不见了。不久后,来了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说这山里恐怕有狼,或者其他野兽,就封了山。
  
  乡下人骨子里都是固执而胆大的,住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什么狼,那条警戒线对他们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再说带了把榔头自保总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山上见到憧憧鬼影。就真的没有人再敢上山了。
  
  流言疯长,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加上时不时在街头出现的火把,在山上出现的人影,各种诡异的版本在村子里流传开来。
  
  但是更多的是在说秀芳,几大多数人都相信她已经死了,在村子里游荡。
  
  老妈是个极其迷信又心肠软弱的,见不得有人背后说死去的人的坏话,每次听到都会跑过去指责一通,把人骂跑,回到家里却在哭泣。
  
  我小时候和秀芳极好,老妈还一直在打算撮合我们俩。我自然不会相信那些秀芳被鬼上身杀了自己的父亲还要扰的村民不得安宁的传言。只是,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呢?空穴来风,事出必有因。
  
  在一个晚上,我拄着拐杖偷偷走出了家门。
  
  我想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秀芳,又到底是人是鬼。
  
  走到街头时,我不自觉苦笑了一声,在我之前难道就没人来看看吗,最后还是被吓跑了。那么我呢?
  
  我想,如果她真是秀芳的话,我应该不会跑,再说了,我也跑不动。
  
  村子里此时安静地不得了,每个人都在家里面。路上空无一声,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呜咽的风声。
  
  心理学上说,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最容易受到心理暗示。
  
  说实在话,我不是个特别胆大的人,所以,听到自己每一步发出的声音,都有点心里发毛。
  
  我停下脚步,缓了一口气,往村头走去。
  
  那里现在就只剩下了空房子,附近的人家也都搬得差不多了。
  
  在乡下,是很忌讳死人的,尤其是那种横死的。
  
  大概是受到了心理暗示,我觉得越靠近那栋屋子就越冷的厉害。那种从脚底到每一根头发丝,汗毛竖起。
  
  这是种很恐怖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十三岁独自穿过坟堆的时候。
  
  就在这时,我脚下的影子变淡了,有光亮过来了。
  
  我的影子似乎受到了逼迫,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彻底不见,出现了在我的另一边。
  
  而我这边呢,整只脚都在光亮的范围中,我似乎都感到了热感。
  
  我的心顿时疼痛起来,抽搐起来。
  
  “你好。”当那阴恻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颤抖着抬头望了一眼。
  
  我一下子就被震住了,想放声大叫,叫什么都好!
  
  “你,对,对不起。”
  
  我瘫软在地,看见她把火把拿地远了一些,我这才看清她的脸。
  
  “秀芳?”
  
  “对,是我。”
  
  “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刚刚吓死我了!”
  
  小时候做游戏的时候,就经常会把手电筒靠近脸庞,对着镜子的时候自己都会狠吓了一跳。
  
  她举着火把把我带进她家,我起初有些抗拒,但是她手上的力气奇大,我一个踉跄就进去了。
  
  我特意看了看她的脚,很好,有影子。
  
  当我问她干嘛要半夜出来吓人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阴冷了。
  
  我握住她的手,凉的可怕。
  
  她咬牙切齿地对我说:“村子里是怎么讲我的?说我中邪了?哼,你相信我吗?你相信?真的?”她脸上不禁也柔和了一些,“刚刚的事,对不起,吓到你了。我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你想知道半年前的事吗,好,我告诉你。那个时候,我爸上山去找木材,结果就死了。他死的真可怜啊。鲜血淋漓,两条腿都被咬的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我忍住想呕吐的感觉耐着性子听她讲完。她说她是每天举着火把,因为她想召回父亲的魂魄。。。
  
  我越听越心惊胆战,越听越毛骨悚然,我这会子是真的感到了害怕,感到了彻骨的寒冷。她脸上的笑容奇异的满足,她望着我,“我知道你喜欢我的,那么,你和我在一起吧!”
  
  天!我真的想逃开了!真的想逃跑了!可是,我的腿!
  
  我吐出两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为什么你不打算把事情跟别人说呢?这样的话不就有人可以来帮你了吗?对了,这么久,你都住在这里吗?吃什么呢?”
  
  “你是肚子饿了吗?啊,我这里还有点东西,你吃吧。”她说着在自己身上摸着,掏出一个灰褐皮毛的不动弹的老鼠,还期待着递到我面前。
  
  “呕~”我终究没忍住吐了出来。
  
  “你怎么了?”她关心的扶着我。
  
  “对不起,我估计之前吃坏了肚子,没事,我不饿。你就这,吃这个吗?”我都能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对啊。”她说着把那小东西放在手心,摩挲着皮毛。
  
  我小心地摸到裤兜里的手机,凭着按下了报警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
  
  “啊!对了,现在天这么黑了,你还要点着火把吗?不开灯吗!”我故意说得很大声,以此来遮掩电话声。
  
  如果那个警察稍稍聪明一点的话。
  
  “哦,这个啊,我习惯了,别开灯了,这样很浪漫不是吗,我记得小时候没电了你就喜欢点蜡烛。”
  
  “呵呵。”我的确没有再听到电话声,可我也担心对方已经挂了。
  
  狭小的房间里,我一刻不停地陪着她说话,可是过了极漫长的也没有听到警车声音。
  
  我心里绝望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露出那种诡异的笑容看着我。
  
  我赶紧道:“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不然爸妈会担心我的。那,我明天来看你好吗?”
  
  “恩。”她点头,脸上依旧是幸福的表情。
  
  我第五次看她的脚下,是有影子的。
  
  那么,她是已经疯了吗?我心里忽然对她产生了怜惜。
  
  等我心有余悸地躺在床上,心里依旧惶惑不安,总觉得那诡异的火把就在我的窗外,我一晚都没有睡好。
  
  而那个在火把下显得格外不真实的人脸却时时闯进我的心里,搅得我不得安宁。
  
  那笑容也时刻在我脑海浮现,显得怪异突兀让人不安。
  
  第二天我精神萎靡地起床,带着我爸两个人去了村头李拐杖家,却已经没有了人。
  
  只剩下放在床头那已经燃尽的灰黑色的火把,床单上面染了血,肮脏乌黑。
  
  我跑出去大吐特吐。
  
  后来我立刻离开了乡下,躲到了车水马龙的城市。
  
  再几年回来的时候,我的腿已经彻底好了。
  
  老妈热情地给我张罗相亲,明亮的灯光下,我分明看见那一旁娇羞的女孩子是秀、秀芳!
  
  “秀芳?”
  
  “对啊,就是她,你们两个打小就玩的来,儿子,我可是很希望。。。”老妈热情地向我说道。
  
  我忍不住大叫道:“妈,妈!秀芳她不是!”
  
  秀芳坐在我对面,安静地笑了一笑。
  
  我从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冷和恐惧。
  
  “怎么了,你这孩子?”妈妈向我伸出手来。
  
  “啊~!”我大叫一声彻底晕了过去。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