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频道 > 故事 > 人鬼故事>正文

夏若安好、冬逝何妨(六)

时间:2015-04-26 16:53:02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晨冬在这个早晨一路地小跑着,但是他自己感觉很不对劲,这才没跑多久,自己就出了好多汗水,而且感觉体力明显的很累,身体也出奇的不舒服,心里面火急火燎的,感觉像是要出什么事儿一样。于是晨冬停了下了,喘着粗气,心里突然一惊,立刻就往初夏他们的房子跑了回去,而这一跑,却没有前面的那种虚脱感。但是心里却是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此时,小和初夏的墓碑前面,刘宇神情严肃地站在那里,四处巡查着,这是公共墓地,而且是很贵,管理很好的那种,不可能有人开馆盗墓之类的事情,所以不用去检查哪方面,刘宇想着查看的就是附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物品,肯定是那个东西的原因,才使得初夏的灵魂出现了那样的状态。
  
  而两女孩儿则是站在身后,初夏看上去相当的虚弱,而小雪则是一脸着急的表情,但是都没有出声,以免打扰了刘宇的查找和思考,她们相信面前这个男孩儿一定能有办法,因为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仿佛没有什么事儿可以难倒他一样。
  
  突然,刘宇看到了初夏墓碑前的一捧鲜花,他一个箭步就把那鲜花拿了起来,然后在那些鲜花里面找着什么,不一会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符纸来。申请凝重地看着若有所思……
  
  过来好一会儿,小雪实在着急得不行了就上千问道:“刘宇,查出什么来了吗?初夏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声音是那样的小,好像生怕打断了面前这个男孩儿的思考。
  
  刘宇听到小雪这样问,转过身面对着两个女孩儿,慢慢地闭上双眼,微微地说:“这是一张镇压灵魂的符纸,只有道家的高手才能布置出来的符纸,看来,是有人有意而为之呀,初夏的灵魂现在被镇压着,所以今早上才会出现那样的状态,幸好发现得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话,初夏那虚弱的状态显出了一些悲伤,而小雪则是更加的着急和惊讶了,于是小雪又问:“那又是谁这样做呀,为什么要这样,是什么人要这样害初夏?”
  
  这时候,刘宇拿出了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练了一些听不懂的话语,然后示意小雪和初夏都过来,然后三人聚精会神地对着镜子看着。不一会,镜子上有了画面,那是一个夜晚,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呆着一个鸭舌帽,拿着一捧鲜花,左顾右盼地看着,然后着急地走到了初夏的墓碑前,放下鲜花,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符纸,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血在那个符纸上面,而那符纸快速地把那血吸收了,那人见状,把那个符纸放在了花的中间,然后站了起来,离开了。
  
  小雪和初夏看了都是一脸的惊讶,小雪着急地说到:“这人谁呀,这样害初夏,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而初夏却啦着小雪的手说:“小雪,你不要冲动,你让刘宇先说完。”
  
  然后两女转头看向了刘宇,刘宇见状,微微地说道:“你们不认识这个人?再好好想想。真不认识?”
  
  两女一脸茫然,不约而同地摇摇头说道:“不认识。”
  
  刘宇见状,只得无奈地说道:“小雪,你好好想想,初夏出车祸那晚,那撞到小雪的那个司机,是不是也戴着同样的帽子?而且看身形,就和刚才镜子里面的那个人的一样,我敢肯定,这个人,就是那个司机。”
  
  小雪听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说道:“你这样一说我确实记起来了,那个司机确实也戴了一个鸭舌帽,再加上他这个行为,那这样说来,那晚,他是故意开车去撞初夏的了?:”
  
  初夏一听这话,激动地说:“不可能呀,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而且我是听了陈医生的电话,去拿晨冬的信,才去的医院,这个司机,没理由知道我要去医院,更不知道我要经过那个十字路口了。”
  
  初夏的这一席话推翻了小雪的猜测,于是小雪转头看着刘宇,却见刘宇若有所思的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突然说道:“你们就准备这样一直瞒着晨冬?昨晚他好像已经察觉到了我的一些神态,而且还问了我一些问题,他很不简单,你们确定还要瞒着他吗?况且现在初夏这个问题已经开始复杂了,这样瞒着地话,想查清楚然后还要提防着晨冬,这样难度就大很多了。”
  
  小雪听了这个话,无奈地看着初夏,而初夏,则是一脸的忧伤,慢慢地说道:“本来是想简简单单,让晨冬开开心心的,也能让我自己完了身前的那份和愿望,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瞒着晨冬就很不容易,他从小洞察力就出奇的超乎于常人,甚至和刘宇都差不多了,能到现在让他不怀疑,那也是他压根就没有想到我已经死去了,加上对我的思念,让他疏忽了着一些问题,不然,我的一系列状态,要是换做是冷静时候的他,可能早就怀疑了。”
  
  刘宇听到这里,对着初夏说:“是的,晨冬洞察力,甚至各方面都超乎了常人,我见他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那现在,你的意思是,还要继续瞒着他吗?”
  
  初夏听了,眼神迷惘了起来,申请更加的忧伤,不觉地眼角已经湿了,小雪见此,对着刘宇微微地说到:“小宇,我们先不提这个事儿好吗?让初夏先想想清楚,现在你先看看能不能把这个符纸的事情解决了?”语气里呆着些许忧伤和恳求。”
  
  刘宇听到小雪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明白女孩的心思,她是不想那么急的让初夏做那样痛苦的决定,于是刘宇也不说话,一挥手,几个形状怪异的七个小石头把初夏的坟墓给围了起来,然后几个石头闪了一下光,那光芒比之的光线都能一比高下,然后光芒消逝,几块石头也不再了,之间刘宇手上的那张符纸也燃烧毁灭了。这时初夏感觉自己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不再那样的虚弱。小雪见此状,深情地看了一眼刘宇,那眼神里面包含着感谢,初夏也和小雪一样,刘宇见状只是微微一笑,表示不用,然后深情地看了一眼小雪,重复了一遍刚才的举动,而这次目标却是小雪的坟墓。
  
  小雪见状,眼神略微呆滞了一下,然后很快转到了刘宇身上,然后走上前,保住了面前的男孩儿,缓缓地吻了上去……
  
  初夏见此,也不说话,心里想着的确实晨冬,她的心里,何尝不期待和晨冬这样亲吻,拥抱,可是现在,似乎是该告诉晨冬真想的时候了,因为刘宇都说了那样的话了,肯定其中的情况是有着风险的。也为了小雪不再那样担心,刘宇不那样操心,是该告诉晨冬真相了,而告诉他以后,他也有自己的选择,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像刘宇这样,接受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儿付出那么多的,不离不弃的,想到这里,眼泪又从女孩儿的眼角流了下来,但是眼神却是那样的坚定,因为她心里,还是对晨冬有着信心。
  
  而就在刚才,晨冬快到他们住的房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山上发出了奇怪的两次光线,他感觉奇怪,心里感觉,去那里,就能知道很多事情,一些他不知道,而直觉感觉哪里不对想知道的事儿,于是他加紧脚步,向着那里跑了过去……
  
  这时,初夏对着小雪和刘宇说道:“我们回去吧,去告诉晨冬,事实的真相。”
  
  小雪听到初夏这样说,问道:“小夏,你决定了吗?你可要想清楚,你告诉他以后,可能……可能就再也不会见面了,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初夏回答道:“是的,决定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即使结果是那样的不如人意,也要去面对,逃避,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而此时刘宇却说话了:“既然决定了,那就这样做吧,不过不用回去了,他已经往这里赶来了,那个晨冬,确实不简单,居然那么快就过来了,放心吧,我想他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初夏你就放心吧,晨冬,他比你们两个想的都要坚强得太多了,性格毅力更是不用说,你现在就等着他来就可以了,然后把你的心声全部告诉他就行了。”
  
  微风吹拂着这片大地,这个早晨对于四人来说,注定是一个特别的早晨,而那个白衣裙女孩儿,望着远方,长发随风飘荡着,仿佛与自然融为了一体,是那样的美丽,自然,等待着那个命中的男孩儿的到来……{未完待续}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