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余饭后 > 爱心公益
女村医替亡夫无偿捐器官 5人因此获新生
时间:2015-10-20 14:24:58    来源:快乐文学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女村医替亡夫无偿捐器官 5人因此获新生

  昨日早上,茂名信宜市洪冠镇翻南村,村医梁金英带着一对儿女把丈夫陈裕军的骨灰送上山。10天前,46岁的陈裕军意外离世,梁金英作出了一个感人的决定——无偿捐献器官。
  一对眼角膜、两个肾脏、一个肝脏……5个器官顺利移植成功。尽管陈裕军走了,但他的爱得以在5个不同的生命体中延续。
  据信宜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张霞介绍,陈裕军是茂名市第一例器官无偿捐赠者,这不仅感动了茂名,还为社会带来了正能量。
  决定:家人支持捐赠器官
  悲痛欲绝的梁金英决定捐献丈夫的器官,家人的支持和开明让她不仅意外而且感动
  昨日,南方日报记者来到陈裕军位于信宜市洪冠镇翻南村的家中,刚刚下山的梁金英难掩悲伤。去年,一家四口欢欢喜喜搬进新修的房子,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幸福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
  翻南村距离信宜市区一个多小时车程。梁金英家的新房还没有装修,厨房里还是柴火灶,窗户没有玻璃,简单的塑料纸挡阳遮风。她清楚记得,当时缺钱,房子是丈夫陈裕军一块砖一块砖砌起来的。“而今房子修好了,人却不在了。”
  在村民口中,陈裕军是一个勤劳善良的男人。以前他在村子附近跑摩的载客,后来开通乡间中巴,生意渐渐变淡。陈裕军开始在建筑工地找工,早出晚归,盖起了这栋简易的新房。
  灾难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来临。3月1日,陈裕军如往常一样6时许就出门干活了。上午10时,梁金英接到了一个急促的电话,告知丈夫从工地高处坠落,不省人事。赶到工地后,她看到丈夫已经重度昏迷。
  陈裕军被紧急送往医院,但连续6小时的手术也没能让他再睁开眼睛。到3月3日,病床上的他只能依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
  得知丈夫的生命已经没法挽回,悲痛欲绝的梁金英作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捐献丈夫的器官,“既然已经无法抢救,何不把器官捐赠出去让别人延续生命。”
  于是,梁金英把公公婆婆还有陈裕军的兄弟姐妹全部召集起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的是,她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家人的开明让她不仅意外,而且感动。同时,她打电话给在校念书的儿子征求意见,也得到了儿子的同意。
  随后,她向主治医生提出了申请。
  信宜市红十字会得到消息后,迅速联系了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3月6日晚8时,省红会和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来到信宜市人民医院,组织专家对陈裕军会诊,确定陈裕军为脑死亡状态。
  当晚,梁金英带着父母和子女,怀无比悲痛的心情来到医院,与陈裕军见上最后一面。在省红会工作人员向他们介绍了器官捐献的相关事宜后,梁金英和陈裕军的父母分别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陈裕军被接到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3月10日晚,年仅46岁的陈裕军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在中山一院里,手术也在紧张进行,由陈裕军捐献的一个肝、两个肾和一对眼角膜,先后被移植到5名患者体内……
  这几例手术均成功实施,5名病人重获了新的生命和生活!
  压力:虽被误解但不后悔5.jpg
  有人直接问梁金英卖丈夫器官得了多少钱,“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并不后悔这个决定”
  为什么要捐赠器官,对梁金英而言,这似乎并不成为一个问题。
  向记者谈起这个问题时,她一再强调并不觉得这个举动有多么难得。梁金英说,我当了12年的医生,我知道病重的人渴望生存的那种感觉,我也见过有人因为等不到移植的器官而遗憾死去,“只有亲身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才能明白生离死别的感受。”
  更重要的是,她清楚知道自己丈夫的为人。“陈裕军生前就喜欢帮助别人,如果能把他的器官捐献出来,既能让别人增加生存的希望,又能让他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他自己也愿意这么做的。”
  她是了解自己丈夫的。多少次,村民三更半夜来找梁金英看急病,由于卫生站设备简陋,她简单处理后需尽快把病人送去几公里外的镇医院。陈裕军总是二话不说,不论寒暑、不管风雨,骑上摩托车就把病人送走。
  3月6日,陈裕军宣告脑死亡。得知无力回天后,梁金英忍着悲痛做出捐赠丈夫器官的决定。她相信丈夫能够理解自己:“在我看来这是个很普通、很平凡的决定,要是陈裕军知道他的器官能够帮助别人,他也会这么做的。”
  虽然家人理解,但村里的闲言碎语难免,也并非每个村民都理解梁金英的举动,有人甚至直接问她卖丈夫器官得了多少钱。“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并不后悔这个决定。”但压力显然还在,她问记者能不能告诉村民这是无偿捐赠,“真的没得什么好处!”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陈裕军是个热情、老实、为人很好的人,和这样的人做邻居感觉很愉快。但她并不愿意评价梁金英为丈夫捐赠器官一事:“别人的家事不好评价,我自己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据卫生部门的权威统计,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数字一直到2003年才实现“零的突破”,直到目前我国每百万人捐献率仅为0.03,器官移植与器官捐献之间的供需矛盾非常突出。专家指出,器官捐献最大的障碍还是传统观念的束缚,而且按照中国人的丧葬习惯,去世的人要保持身体的完整性,对危重病人谈器官捐献,也会因为不吉利而受到患者或家属的误解,即使捐献者同意,往往也会因家属反悔而难以实现捐献。
  她也有支持者。和梁金英一起念卫校的同学打电话来支持和安慰她,赞扬她很勇敢,走出了器官捐献的关键一步。
  反响:感动信宜带动捐赠
  陈裕军的事迹很快在当地传开。于是,200多名志愿者带着照片、鲜花、蜡烛在市民广场缅怀他
  陈裕军的事迹很快在当地传开。3月16日晚,信宜志愿者通过网络等渠道呼吁,应该为这位茂名首例器官捐献者举行悼念仪式。于是,200多名志愿者带着照片、鲜花、蜡烛在市民广场缅怀陈裕军。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快乐文学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茶余饭后
推广信息